症状:感冒后咳嗽

偏方:①取10克款冬花,配上10克左右的冰糖,用沸水冲泡后,盖上盖子,焖上10分钟左右,每天喝上2~3次,1周为一个疗程。

偏方:②款冬花10克,紫菀10克,冰糖20克,将款冬花与紫菀用纱布包裹扎紧后,加入冰糖共同加水煎服,2大碗水小火煎至1碗即可,每日1剂,1周为一个疗程。

感冒往往会引起咳嗽,原理是病毒或细菌入侵呼吸道后,导致咳嗽反射出现。咳嗽的过程会把痰液、病原体排出体外,从而有利于疾病的恢复。一般来说,引起感冒的病毒、细菌等病原体一旦清除,咳嗽自然就会消失。但临床上常常见到这样的情况:感冒的其他症状如头痛、发热、流涕等已经完全消失,但咳嗽仍然存在,患者往往表现为干咳无痰,或者仅仅为少量的白痰。而且患者的咳嗽还有个特点,在闻到刺激气味、吸入冷空气、烟雾等情况下,才会诱发剧烈咳嗽,离开这些刺激后,咳嗽又会消失。这种疾病,在医学上就叫做感冒后咳嗽,或者感染后咳嗽。在广东的民间,又称之为“肺热未清”。

李小姐就是这样一位患者,她因为要赶一个项目,连夜加班。同一个工作组中,刚好有人得了感冒,于是她也被传染上了,头痛、低烧、身重疲乏、咳嗽、咯痰等感冒的症状全都有,不过吃了感冒药后,两三天基本上就痊愈了。让她奇怪的是,咳嗽却断不了根,走在路上一阵风吹来,都会引起她剧烈的咳嗽,不得不停下脚步,等咳完了才走。回到办公室,空调的风一吹过来,她也会咳嗽个不停。

同事们看她这个样子,笑说李小姐像林黛玉一样,弱不禁风。李小姐听了只好笑笑,以为只是感冒还没好透。但一个多星期过去了,她的症状依然没有改善。这回李小姐不淡定了,从报纸杂志上,她知道感冒一般的病程就在一周以内,现在自己却已经有十多天了,照理感冒怎么都应该好了啊?同事们提醒她别不是像林黛玉那样得了结核病,李小姐听了很是害怕,马上去医院拍了胸片,却发现肺部根本没有问题。她听说中医治这类病很有办法,于是就来中医院挂号找到了我。

我看了李小姐带来的胸片,又问了她的具体病症,告诉她得的就是感冒后咳嗽,这种病实际上是外邪入侵呼吸道的后遗症。其原理是呼吸道存在着过敏状态,医学上的专业名词称之为“气道高反应性”。如何理解这种现象呢?有一句成语叫做“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”,这实际上就是一种“过敏”、“高反应性”。举个例子,美国在9·11事件后,很长一段时间里,不管是警察还是公众,总是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,尤其在机场这种敏感地区,稍有异常,都会引起高度戒备,也时常发生反应过激的事情。这也是一种“过敏”、“高反应性”。

9·11后美国的过度敏感我们很好理解,与此同理,我们就不难明白感冒后为什么也会存在着“过敏”。细菌、病毒(相当于恐怖分子)侵入了咽、喉、气管等等部位,在这些地方,人体的免疫细胞跟这些外敌进行了殊死的搏斗,终于把他们给完全歼灭,也就是说,感冒已经治好。虽然外敌已经清除,呼吸道处的免疫细胞、咽喉处的神经感受器细胞们却还是如临大敌,处于高度警惕状态,会对本来正常的事物也作出过度的反应,比如吸一口凉风进来,本来正常情况下不算个事,但在“过敏”的状态下,这口凉风也会视作恐怖行动,引发剧烈的咳嗽,以希望通过剧烈的咳嗽,把这口凉气给快点咳出去。

李小姐听我解释完,笑着问我应该怎样处理这个气道高反应性。我给她写了个方子,取10克款冬花,配上10克左右的冰糖,用沸水冲泡后,盖上盖子,焖上10分钟左右,每天喝上2~3次,一周左右就能好转。如果不嫌麻烦的话,则可以用下面这个方子:款冬花10克,紫菀10克,冰糖20克,将款冬花与紫菀用纱布包裹扎紧后,加入冰糖共同加水煎服,2大碗水小火煎至1碗即可,每日1剂,1周为一个疗程。

款冬花,又名冬花,是菊科多年生草本植物款冬的花蕾。款冬花早被古人发现有止咳的功效,唐代有位著名诗人张籍,一次外感后出现了咳嗽,久久不能治愈,一位僧人介绍他用款冬花这个方子,他让家人采来款冬花,煎服几次后,咳嗽立刻就消失了。于是他高兴地写下了一首诗:“僧房逢着款冬花,出寺吟行日已斜,十二街人春雪遍,马蹄今去入谁家。”以作为自己用款冬花治愈咳嗽的纪念。

现代药理研究证实,款冬花有确定的止咳、抗过敏、消炎、祛痰的功效,所以单用款冬花泡茶饮用,已经能够对感冒后咳嗽有效。而如果将款冬花与紫菀相配合的话,效果将为更佳。《本草纲目》款冬花项下记载:“得紫菀良”,紫菀项下指出“款冬为之使”,《备急千金要方》、《太平圣惠方》等大量古代医籍中,也均有款冬花与紫菀配伍使用的记载。所以我建议李小姐如果有时间的话,采用第二个方子会更好。

我还专门提醒李小姐,款冬花在泡茶饮用时,最好是采用那种有金属滤网的茶杯或茶壶来泡,否则泡出来的茶可能会漂浮着许多款冬花的碎屑,影响饮用。用款冬花、紫菀煎煮时,之所以要求用纱布先包裹起来,也是这个道理。

李小姐回家后,就按照我介绍的方子如法炮制。三天后她回来复诊,说咳嗽已经明显减轻,吹冷风时症状也不像先前厉害了。我让她再使用几天,巩固疗效。后来李小姐没再来复诊,想来已经痊愈了。